《寄生虫》富人别墅保姆享受生活,穷人半地下室乞求生存

 行业动态     |      2020-03-14 17:00

富人的一次宴席的花销,可能就是穷人家庭半年的支出。富人因为有强大的物质财富而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生活,而穷人,拼命地工作、拼命的学习,为的只是能够更好地生存下去。与此同时,因为所处的阶级不同,环境不同,所以穷人和富人之间的意识层面和观念也会大不相同。

前一阵子的大热影片《寄生虫》就借以基泽一家为主的穷人家庭的故事,展现穷人卑微而又如同蟑螂般的生活。

故事中因为贫穷只能住在半地下室的基泽一家,靠给披萨店折外卖盒来维持生活。家中儿子基宇没有考上大学,在家里复读,女儿基婷因交不起艺术培训费而辍学在家。因为朋友的介绍,基宇让妹妹基婷造假学历,成功做了社长朴先生女儿的家教老师,并想办法让妹妹基婷做了朴社长儿子的美术老师。

但是他们并不满足,还想办法挤走了朴社长家的司机和保姆,将爸爸基泽和母亲忠淑安排进了朴社长家。就这样,他们一家人隐瞒着朴社长四人是一家人的事实,假装互不认识地在朴社长家工作。

故事中基泽一家住在半地下室,房间终日不见太阳,阴暗潮湿的屋子里脏乱不堪。而朴社长家中,有很大的院子,宽敞明亮的房间,一切都整齐有序。巨大的反差让基泽一家加剧了对于贫穷的的痛苦和不堪。

当基泽一家趁着朴社长带着家人出去野营时,他们在不属于他们的别墅中吃喝玩乐,可母亲忠淑的一句等女主人一家回来后,我们就要像蟑螂一样逃走。

把他们拉入现实,是的,这一切都不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只有一个半地下室的房子,他们都不过是依靠着朴社长生活的寄生虫,他们属于潮湿狭窄的地方,哪怕是这仅有的短暂享受,也会在朴社长一家归来时,烟消云散,让他们如同蟑螂般慌张地爬回自己本来的地方。

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朴社长一家匆忙赶回,被迫藏在沙发下的基泽和基婷听到朴社长和妻子议论着基泽身上有着一种坐地铁的人身上才有的味道时,基泽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这时的他,再次的被贫穷二字所击痛,他身上是属于贫穷才有的味道,是半地下室终年不见阳光所特有的味道。

当基泽直面着两种可谓是云泥之别的生活时,面对于朴社长不经意的议论时,他的嫉妒、挣扎愈演愈烈。

就如同一个人如果有一个苹果,他可能并不会怎样,会想着自己多种一些,可当他看到别人拥有一整个果园的水果时,他可能会嫉妒凭什么别人能够拥有那么多,会想方设法地得到别人的果园,即使得不到,也会把它毁了。

当基泽一家偷偷溜回家时,发现大雨早已漫入他们的半地下室,他们慌张的去抢救自己的东西。基婷坐在不停冒污水的马桶上抽着藏了好久的烟,基宇抱起朋友送的转运石,他们承受着暴雨所带来的灾难,在一天中巨大的反差下,贫穷的烙印深深地刻在基泽一家的心里,这一切也重重地压在基泽的心中,将他逼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大雨给富裕的朴社长一家带来的是第二天舒适的空气,而给基泽一家带来的,则是一场无妄之灾,他们不得不挤到脏乱拥挤的体育场避难,在捐赠的衣服中寻找着能穿的衣服。

在朴社长儿子的生日派对上,社长儿子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吓晕了过去,朴社长催促基泽把车钥匙给他,基泽看着朴社长再次捂住鼻子去拿前保姆丈夫身下的钥匙,他看着四周混乱的局面,看着死去的女儿,他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公,嫉妒和不平衡充斥了内心,为什么他就要遭受着这痛苦的一切,这些富人凭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捂住鼻子来厌恶着穷人……朴社长再一次捂住鼻子的动作,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故事最后,基泽躲进了那个地下室,就如同上一个躲进来的人一样,每个夜晚趁着别墅新主人睡觉后出来偷吃东西,成为了第二代寄生虫。

过得好的人,更容易成为好人。这是基泽家说的话。而我认为,好人和钱的多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做好人,是人前的修养与品德,而对于基泽一家,连生存都已经是岌岌可危了,谁还会在乎自己是不是好人呢?

这个故事将富人与穷人家庭展现得很直白,也因为过于直白,让我们触目惊心。故事的最后留白,也引发着我们、乃至是社会的反思。贫穷带给人们的是阴暗潮湿,是怎么也洗不掉的特有的味道,而何时,才能迎来阳光,驱散阴暗,摆脱那压在身上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