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保姆”上班8天整死老人,如何消除“执死鸡”空间?

 行业动态     |      2020-11-26 18:23

先用毛巾捂脸,然后一屁股坐老人胸口,手里摇着扇子,直至老人没了生命体征……保姆上班才8天,83岁老人即骤然离世,监控拍下了这惊人的残忍一幕。5月12日,江苏溧阳市公安局通报:案发5月2日晚,目前保姆虞某已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有些人的心性之恶,真是超乎常人想象。上班仅8天,竟将卧床老人活生生整死在床,而后镇定自若的教其家人如何料理后事,称“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该案不禁令人联想起2015年曝光的广州市何天带、陈宇萍两宗“毒保姆”案,和2017年杭州市的莫焕晶纵火案。

如出一撤的是,何天带、陈宇萍也是上岗短则一天,长则三天,就或喂毒,或掐脖,将所照顾的老人害死,并制造正常死亡假象,而后按行规或约定领取整月工资。据何天带供述,被她谋害的老人有10人之多,陈宇萍同样有6例之多。只不过,因时间久远尸体火化证据湮灭,多例都被“疑罪从无”掉了;最终经证实、被公诉的各为最后一例。但如此谋财害命赚快钱的卑劣歹毒做法,却俨如潜规则,在业内被称为“吃快餐”“执死鸡”,虽不至普遍,但恐怕也绝非个别。

虞某在害死老人之后,竟安之若素对家属说:“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那她的谋财害命,仅是个例,还是多宗?自不免令人生疑,还须公安机关通过深入调查给出答案。而时或曝光的骇人听闻的毒保姆罪案,不禁令人对保姆这一行业的特性有所省思。

第一,保姆,由本为陌生人的身份,进入到雇主家庭;雇主的隐私、部分财产、乃至家人生命健康安全,也就暴露于保姆的眼皮底下。如果所请得人,保姆兢兢业业,勤勉做事,自然皆大欢喜,雇主家中不啻又新添一个亲密的“准家庭成员”;但如若反之,所托非人,雇主所请是个心怀不轨,乃至暗藏杀机之人,那就无异于引狼入室。尤其是,保姆所照顾对象,往往是老弱病残孕这样的弱势人群。在保姆和其单独相处,家中无旁人的场景下,要是保姆心生歹意,为非作歹起来,强弱不对等之下,被照顾者往往是绝无还手之力,几近肉在案板上的。这就要求,保姆必须是遵纪守法、品行端正的,亦即可靠,具有高信誉度。

其二,保姆的服务期,又有相对短期性,譬如随着所照顾病人的康复,或所照顾老人的故世,即告终结,之后又要另寻雇主。这就决定了保姆职业的高流动性,所服务对象为社会上的不特定弱势人群,因此,保姆行业也就具有准公共服务行业的特性。

所以,保姆行业,本应设置一定的职业资格准入门槛,这在法律上,也是绝无障碍的。《行政许可法》第12条第3款规定:“提供公众服务并且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职业、行业,需要确定具备特殊信誉……等资格、资质的事项”,“可以设定行政许可”。从事保姆职业,理应经过人社部门组织的审查、考核,持证上岗。对于有过侵财类、暴力类违法犯罪,以及有过赌博、吸毒等违法记录者,还有患心理、精神疾患者,一律不得取得保姆从业资格;对于有保姆出现上述问题,则应一律拉黑,禁止继续从业。这和有过交通肇事、危险驾驶、吸毒、酒驾以及暴力犯罪记录者,不得成为网约车司机,是一个道理。这样,才能从源头上把控保姆行业的质量,尽量避免潜在的为非作歹者混迹其中,祸及雇主家庭。

令人吃惊的是,“毒保姆”虞某是经被害老太的大女儿援引,到家中照顾老人的,双方相识已十多年。但人心隔肚皮,“杀熟”的,往往就是熟人,“乡里乡亲”的熟人关系,又曾禁得住其利欲熏心?在利欲跟前,“乡里乡亲”的熟人关系,很可悲的,成了一张苍白的,一捅就破的窗棂纸。可见,找保姆,熟人也未见得就多靠得住。找保姆还宜尽量从正规家政公司找。如若正规家政公司再落实保姆持证上岗,将有相关违法犯罪记录者,或患心理、精神疾患者剔除在外,并注重保姆的从业履历和品行状况,提供给雇主作选择参考,相信雇主就更是大概率能请到可信、可靠的保姆。

此外,不得不说,一些地方的死亡医学证明(死亡证)开具制度,也有亟待查漏补缺、加以健全之处。像在广州市,规定在家中或养老机构身故者,由居(村)委会和社区医院负责开具死亡证;在网上检索一下,江苏张家港市等多地,也是大率如此。可是,像居(村)委会,又有何能力、资质判断死者死因?

像何天带、陈宇萍又或虞某这般,之所以利欲熏心,铤而走险,戕害老人,并制造其正常死亡的假象希图蒙混过关,一方面,固然在于所照顾对象要么病重,要么年高,突然死亡家属也往往不疑有他;一方面,也是在钻制度空子。广州市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陈亮就表示:对于未经医生急救而死亡的案例,医生无法判断是否“正常死亡”;如果死于家中,但有人刻意布置现场,营造出“正常死亡”的效果,医生很难进行判断;对于医生到场前已死亡的案例,判断是否正常死亡、推断死因,理应是法医的责任。

所以,对于家中死亡案例,尤其是只有保姆在家的家中死亡案例,至少应由社区医院执业医生开具死亡证明;如果存疑,则应由医师引导家属到派出所进行鉴别;如果家属仍然有疑,则当通过公安司法部门,由法医对死者进行死因司法鉴定。像在美国,死亡证明只能由主治医生或验尸官开具,而最终由哪方开具,则须遵从严格的规定;在英国,要由医生和验尸官都证明患者死亡,家属才能到官方网站注册,领取死亡证明。他山之石,或可攻玉。

如今,我国早已迈入老龄化社会,而中青年人多忙于工作,对家中老人的照顾,往往有力所不及,或百密一疏之处。今后一些老人居家在保姆照顾、家属探视下养老,或在社会机构养老的情况,恐怕会越来越多。每个人,都会有老去的时候,如何让每一个老人安享晚年,而不会招致各种“算计”甚至“毒手”,恐怕只有从提升行业标准、健全相关机制等多维度着手,挤压掉谋财害命“执死鸡”的作案空间,杜绝极端恶性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