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最新消息,林爸爸的律师表示理解党琳山中途退庭

 行业动态     |      2020-08-04 22:27

最近几天,发生在半年前的杭州保姆纵火案重新占据了网络媒体的头条。其原因就是被告律师党琳山中途退庭而中止审理。

对于党琳山的行为,老爱发现网络上几乎都是骂他的,有人说他就想为莫焕晶多赢15天的生机,而使用了这种手段,不过老爱挺佩服他的勇气的,其实中途退庭就是一个“自杀”性的行为,估计以后连律师资格都保不了了。

【杭州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辩护律师涉嫌违法违规被调查】昨天,就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过程被告人辩护人律师退庭一事,广东省司法厅调查组初步认定,党某某律师涉嫌在庭审中不遵守法庭纪律,未经许可擅自退庭,干扰诉讼正常进行,利用网络炒作案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根据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党某某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律师退庭未必是坏事:保姆必死是肯定的只是时间而已,但物业消防有很大失误,作为高档住宅区,业主也付出了高额物业费,理应受到优质的服务,这次事故物业消防难辞其咎,生命可用保姆偿命但财产损失谁来负,因为消防跟上了一切损失可以减轻。

吊销律师资格,等同与取消辩护,直接拉去殡仪馆好了,这有意义吗?大家不明白律师辩护的意义,都以为律师为了翻案,拿钱就错了。律师是协助法官查明事实真相,分清楚各方责任。就拿本案来说,四条人命,直接拉去殡仪馆烧了也不会错,但是,物业公司,消防队,房屋装修,房屋设计等等隐患就应该让律师在法庭上尽情掲露,无需隐瞒,才能警醒全国千千万万物业管理人员和消防队,让他们知道不仅仅是收费收钱,也同样担责。同时也要把中国教育部长作为第三被告,追究他的责任,因为中国人从小学到大学,没有一本书是教会人们学会逃生与自救方法,从3岁上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家长们花了几十万上百万钱,把一个人培养碰到危险危难、灾难和各种灾害面前没有半点逃生技能,这是中国悲哀,也是中国教育部长失职,给一个教育部长玩忽职守一点都不过分。

律师这样做,不光是维护了委托人的权益,客观上也对受害人有利,因为受害人选择不对膜提出民事诉讼,因为没有实际的意义,但如果通过庭审能证明物业及消防负有部分责任的话,完全可以对他们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对受害人也是一种补偿,并且这也不会影响到对莫的刑事定罪,毕竟死了4个无辜的人,律师的做法,于情于理有什么问题?喷之前,最好有点独立思考

本案律师提的有道理呀,保姆纵该千刀万剐,但不能忽视消防和物业的责任呀。而且这是社会上普遍的弊端,应该整治,法庭不应该忽视这一点,如果不在本案审理范围内,是否另案处理或由其他部门调查核实处理,法院应该就此对辩护律师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呀。至少让人们关注一下后续问题,解决消防物业存在的问题。不应该不作任何回应而去建议处理律师。这样的话仅仅杀一个莫焕晶有何意义?我认为莫焕晶该杀,但也不能忽视由此牵出的其他对社会危害不小的其他方面。

当你家不小心失火,消防栓打不开,打开了有没水,消防车来了进不了小区,进了小区开不到你家楼前,就知道律师为啥耍退庭了。

你先了解一下建筑消防规范,消防法再跟着掺和。拿刀杀人当然不能追究卖刀的,但是假如法律规定不许卖给有犯罪记录的人,也赋予他审核身份的权利了,他懒,没看就卖了,坏人拿刀杀了人,当然要追究责任,但是卖刀的就无罪了?

是你没有逻辑,保姆纵火是主责,这点没人否认。但纵火与4人死亡之间只有因果关系,没有必然关系。只要消防设施达标,只要物业负责,只要消防处理得当,都不会死人!失职渎职导致多人死亡是刑事犯罪,在本案中属于共同犯罪导致同一严重后果,不能分开处理 。

其实老爱觉得,不管怎么样,莫焕晶几乎是死定了,她也是死有余辜,倒是觉得党琳山的行为是想在保姆死之后能为社会留点什么,改变一些物业和消防方面的“潜规则”。老爱只能说是“潜规则”,有很多灰暗地带,多了就不见怪了。

今天上午9时,“6·22杭州保姆纵火案”将在杭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本案的一份关键证据——火灾事故认定书,或许会在庭审中出现。

开庭前,4名火灾遇难者的家属林生斌,曾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出具这份事故认定书,但未能成功。“他们(杭州消防)认为可以不出具这个认定书,我们认为就是应该出具。”林生斌的律师林杰说。

和林生斌一样,被告人莫焕晶同样关心这份事故认定书。这关系到她的具体量刑。但莫焕晶和她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同样没有拿到。

“我也申请了消防指挥人员或者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出庭作证,”党琳山告诉新京报记者,但是法庭认为“没必要”。

在这份核心证据缺失的情况下,新京报记者比对了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政府、杭州市公安消防局、上城区公安分局的官方回应,走访了林生斌及家属、蓝色钱江小区的数位业主,并独家专访了时任绿城物业服务集团常务副总裁吴志华、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总工程师徐建民,试图梳理火灾发生时的一些关键问题。

后面新京报还举例好多,业主和物业之间,物业和消防之间说法的矛盾之处。有矛盾,肯定就有人不老实,而消防和物业的矛盾该怎么说呢?所以这份被认为没有必要出示的“火灾事故认定书”,老爱倒觉得是非常必要的。

1、作为律师同行,我们理解并支持党律师关于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调查清楚事实过程的要求。因为这也同样也是我们对法庭的要求。部分采访报道没有在标题中完整表达这层意思,但在文章正文内容处作了表述;

2、证人能够申请出庭、调查能够更加细致,当然也是我们的希冀。事实上,我们也向办案机关提出了相关的请求。但我们也已经准备好,在目前现有证据的情况下,尽可能在法庭上最大程度地说明事实过程,使犯罪行为不逃脱惩罚,也使林先生一家得到其他正当的诉求。

3、我相信关注此事件的广大网友,其支持保姆方代理律师的做法,或者其他质疑,相当程度上都是因为同情林先生的遭遇,希望他得到最大程度的正义主张,为此而提出许多的疑问和关切担心。谢谢大家!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想到并作了充分准备。以后的庭审过程也会让大家明白并逐步清楚。请相信林先生相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