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佣来内地?月薪1.3万?菲佣自己听了,恐怕也不敢信

 行业动态     |      2020-06-18 02:47

7月31日,“菲律宾星报”网站报道称,菲律宾劳动就业部7月30日发布一份报告称,中国打算聘请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前往中国5个大城市就业,并承诺给予这些菲佣这10万比索月薪(约合人民币1.3万)的月薪。

据微信号外事儿报道,7月31日下午,记者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电话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还没有得到这个信息。随后,记者向菲律宾劳工部副部长多米纳多办公室打去了电话,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新闻发言人李凌霄7月3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不掌握此事情况。菲律宾驻华使馆对《环球时报》表示,双方仍在商讨阶段。截至发稿,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尚未对《环球时报》的相关采访做出回应。

事实上,目前国内对菲佣确实有一定的需求,许多家庭通过中介已经雇佣了菲佣。那么他们的收入真有那么高吗?

菲佣被许多人认为是专业、靠谱的服务人员。女佣在菲律宾并非蓝领职业,一些菲佣还是家中的“顶梁柱”,负责赚钱养家;许多菲佣拥有高等学历,且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家政服务训练,做事主动;另外,菲佣大多会讲英文,虽然有一定口音,但仍被一些有孩家庭认为是进行双语教育的好选择。

国内家政市场早已有许多菲佣,还有中介专门做菲佣的生意。《北京青年报》记者致电多家大型家政公司询问是否可以雇佣到菲佣,一家大型家政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可以留下电话,公司海外业务部门的同事会与记者联系。不一会儿,记者就接到了该公司海外业务部门客服的电话;另一家政公司的客服人员称,目前没有合适人选,不过可以帮记者留意,有的话会随时告知;在58同城、百度贴吧等渠道内,还可以搜索到多家菲佣中介的联系方式。

不过,目前菲佣在国内还是不被允许的。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就业服务与就业管理规定》中的规定:

用人单位招用外国人的岗位必须是有特殊技能要求、国内暂无适当人选的岗位,并且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

我国对于外籍人才的引进都是高端人才,类似菲佣的家政服务业人员并没有相应工作签证。来华就业的菲佣实际上是非法务工,他们的身份不被认可,没有相应签证支持,很有可能被“黑着”。

律师郑洪涛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表示,我国规范外国人就业工作的法律法规主要有《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及其实施细则、《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这些规定重点在就业资格和手续办理方面。

外国人、无国籍人成为适格的劳动者,必须取得三证,分别是职业签证、《外国人就业证》、《外国人居留证》。除了“三证”以外,一般外国人来华就业还需要与劳务派遣机构签订劳务合同,劳务派遣机构再跟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

针对菲佣的身份问题,几位中介称,菲佣首次来华一般都会办理“旅游签证”,这种签证的有效期为2个月,过期后菲佣就会“黑着”了,有中介建议雇主避免“黑”菲佣到人多的地方。

另外,雇主还可以选择为菲佣办理“工作签证”,但签证费用会高出前者许多。一家中介的报价为:包含“旅游签证”的服务费30000元,包含“工作签证”的服务费46000元。该中介称,目前国内95%的菲佣都是旅游签证。

香港自上世纪70年代起便允许外籍家庭用工来港工作,以解决香港住家保姆不足的问题。一份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香港有33.5万左右的外籍家庭佣工,其中大部分是菲佣。

香港政府对菲佣有最低工资限制,并定期修改这一工资标准,近些年几乎是每年增长100港元。2016年10月起,政府将最低工资标准由每月4210港元调整至4310港元(约为3700元人民币)。政府对菲佣也有保护,为其提供劳工法等保障,还设有各种申诉渠道,解决雇佣双方的纠纷。

一些菲佣即使知道自己无法拥有合法身份,也会选择由香港来内地,是因为看到内地雇主给出的更高工资。北青报记者咨询多家中介得知,目前内地的平均工资在6000元到7000元一月,远高于香港薪资。不过一些中介可能会在其中抽取回扣,或对菲佣收取前几个月的工资作为“中介费”。

一家中介公司给出的价目为:中介费19800元,引进费28000元,初次来华签证6500元,预付工资扣款30000元,这意味着雇主需要一次性付款85000元左右,才可以见到所雇佣的菲佣,其中的预付工资扣款为中介代收的前5个月工资,实质上是中介对菲佣收取的“中介费”。

另一家中介公司称中介费为30000元,选好人后支付20000元,为其办理签证、出入境手续;待签证出,付剩余尾款10000元,公司培训后菲佣送到雇主家中,雇主需要支付前三个月工资21000元及机票费用;另外,菲佣每3个月的工资交给公司,由公司代发,直到合同期满(合同期2年)。

目前中国内地的菲佣没有相应工作签证,因此导致了很多问题。2016年1月,《北京青年报》就有一篇“菲佣打黑工五年不敢回国”的报道。

报道称,2016年1月,在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北京边检总站民警查获了一名签证过期、在北京逾期居留666天的东南亚某国女子,进一步调查发现,该女子以“保姆”身份在华非法打工,她被行政拘留15天。

一位名为Lisa的菲佣表示。在香港,菲佣拥有合法的工作签证。“在香港工作的十几年里,都是我自己申请的工作签证,每次只需要花费185港币,有效期是2年。”

但工资和同行的竞争压力最终促使她离开香港、选择北京。“在香港,我认识很多和我一样的帮佣朋友,她们中有很多人来到北京后拿到了更高的工资,所以她们也鼓励我来。”Lisa说。

但内地现有法律并不允许境外低端劳动力到内地“做保姆或帮佣”。来到北京的头两年,Lisa的雇主通过中介,每半年为Lisa续签一次商务签证,后来因为一些意外,没来得及续签,Lisa便没有了有效的签证,“黑”在了北京。

因为工作和没有签证的原因,Lisa已经5年没回过菲律宾了,对于“是否想家”的提问,她只是笑着但并不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