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买菜回来,发现傅雷夫妇早已告别人世,地上还铺了一床棉被

 行业动态     |      2020-06-16 20:00

1966年9月3日,农历7月19,星期六,中国著名翻译家、作家、教育家傅雷先生家里的保姆周菊娣和往常一样,清早起来先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再回来打扫书房、洗洗东西。等她差不多干完的时候,傅雷先生和他的夫人朱梅馥也在这个时间点该起床了,她再进去打扫卧室。

但今天有点异常,周菊娣买菜回来后,在家里洗洗刷刷搞了一半天,仍未听见傅雷夫妇起床的声音。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发现床上无人。再走进去一看,发现地上铺了一床棉被,朱梅馥睡在上面,傅雷则倒在躺椅上,夫妻二人早已没了呼吸。

于是,周菊娣赶紧报警。一个多小时后,户警闻讯赶来,发现书桌上有一个包裹,里面有几个信封,分别装着钱和一些物品,还有一封由工笔小楷誊写而成的遗书。

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早年留学法国,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而且在20世纪60年代初,还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

可如今,傅雷夫妇为何双双选择告别人世,他们究竟受了些什么样的委屈?原来,自新中国成立后,尽管历史的长河滔滔不绝的向前流动着,但也难免会有触礁的时刻。谁都知道52年前的那场动乱,自一开始后便愈演愈烈,更是搞得一发不可收拾。然而,谁也没想到那样一闹就是十年。

那十年期间,中国的教育事业止步不前不说,还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更有无数革命家和文学家历经艰难坎坷,不堪受辱后以各自的方式绝望的向这个世界告别。当灾难来袭时,谁也拯救不了自己,那的确是一个非常绝望的年代!

作为一个翻译家,可以说没有傅雷,读者也不可能那么早就认识法国的巴尔扎克。而且,傅雷翻译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更是深深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同时,作为音乐鉴赏家,傅雷写下了对贝多芬、莫扎特和肖邦的赏析;作为文学评论家,他对张爱玲小说的精湛点评,为学界作出了文本批评深入浅出的典范。相信,很多人看过他给长子傅聪写的《傅雷家书》,自上世纪80年代出版至今,已经感动了数百万读者。

可是特殊年代,傅雷先生也感到很绝望,无能为力。最后,他选择离去。离开前,傅雷和夫人仍然坚守着文明的底线。为了防止踢倒凳子的声音惊醒邻居会来营救或是将他们吵醒,傅雷夫妇事先在地上铺了一床棉被。

一生在文学、音乐、美术理论等领域取得很大建树的傅雷,勤奋、正直、热心、严谨、善良的傅雷,就这样和他的夫人悲壮的结束了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