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健身游泳会所开业半年不见泳池,充值万元的会员欲退款遭拒

 行业动态     |      2020-05-15 10:09

号称健身游泳会所,开业至今却不见泳池?近日,市民梁小姐向南都“记者帮”反映,她花了1万多元在白云区同和街亿力健身游泳会所充值后,发现该会所号称有“四季恒温泳池”,却至今半年未见到泳池的身影,且会所员工被拖欠多月工资,她要求会所将未上的私教课退款遭拒。

目前,会所张贴通知称“五一放假”后大门紧锁,逾百名会员担心会所“走佬”,已建立维权群,希望记者帮关注。该健身会所的物业表示,会所拖欠其租金、物业费和违约金约70多万元,3月底曾向其发送律师函,双方仍在协商中,暂将健身会所上锁。该会所的负责人则称,会所仍在经营中,“过几天就开”。

去年11月,家住白云区同和街的梁小姐为了方便健身,在家附近新开业的亿力健身游泳会所花了999元办理一年的健身会员,并花10000元购买了40节的私教课。当初健身会所号称有“四季恒温泳池”,优惠力度也比较大,吸引不少附近居民办理会员充值。

梁小姐说,她在成为会员后发现,会所内并无泳池,问店员他们都含糊其词,一会儿说泳池在对面,一会儿说泳池还没建好,至今梁小姐都没见到过泳池的影子,这张画出来的的“大饼”,却继续印在宣传广告、门店招牌上,不断地招揽顾客。

上了5节课后,今年初疫情爆发,梁小姐很少再去健身,会所也基本处于歇业状态,只在3月底到4月底短暂营业过。期间她曾和会所负责人沟通,想把没上的35节课退款,但遭到拒绝,“他说只能延期,不能退款。”

4月30日,会所贴出五一休假通知,“因五一即将到来,健身房将于2020年4月30日放假,2020年5月8日正常营业,期间健身房将全面消毒,为会员朋友们提供更安全健康的健身环境”。但梁小姐了解到,会所的员工们已集体被拖欠几个月的工资,物业费也存在拖欠,“感觉他们随时会走佬!”她目前和逾百名会员组建维权群。

合一国际业主阚先生也和梁小姐有同样的遭遇,由于亿力健身游泳会所位于小区楼下,健身很方便,去年底他花了1万多元购买了24节课,只上了7节课就遇上疫情。上课期间,会所频繁给他更换私教,一开始是一个女私教,上了两周后就走了,“说公司开不出工资”,又换了一个男私教,上了两节课后又离职了。阚先生曾和店长交涉退款事宜,但对方坚持“不能退款,只能延期”。

此外,亿力健身游泳会所的多名员工向南都反映自己被拖欠多月工资,员工阿伟(化名)称去年10月中旬入职会所担任健身教练至今,最初公司只让他简单填写一张入职表,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入职表也由公司保存。

目前阿伟只收到去年10月和11月的底薪加业绩提成3000多元。“刚开始我的课不多”,从12月到1月底疫情爆发前,自己的课时多,销售业绩也不错,公司本应支付其近3万元,却迟迟未兑现,疫情期更是连700元底薪都不发。他多次询问店长沈先生,对方采用拖字诀,说等某个日期会发,但日期到了依旧不发,问多了索性不理睬,电话也不接。

阿伟表示,虽然教练没有和会所签订劳动合同,但有每天的考勤打卡记录、APP的课时记录,都能证明他们的工作情况,类似被拖欠工资的在职员工有10多人,包括前台、教练和保洁阿姨。一名会所的保洁阿姨称,她通过中介去年底入职该会所,负责会所的保洁卫生,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谈好的月薪3000元/月,目前也只拿到两个月工资。

5月7日,南都记者在现场见到,亿力健身游泳会所已经大门紧锁,门口张贴着五一休假的通知,招牌上有“四季恒温泳池/健身/瑜伽/舞蹈”字样,透过玻璃门可以见到里面崭新的健身器材,阿伟称这些看似崭新的健身器材其实是“山寨器材重新翻新的”。

广州大晟同泰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马先生表示,他们在开业和疫情爆发期间,给亿力健身游泳会所进行了减免租金的优惠,但会所从12月至今仍拖欠租金、物业费和违约金算下来有70多万元,3月底曾向其发律师函,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对方承诺在规定时间内补交费用,却迟迟未执行,双方仍在协商中,最近暂将会所的大门上锁。

根据员工提供的会所老板和店长的电话,南都记者数次致电,但均处于无法接通或无人接听状态。在辗转联系会所一名林姓负责人后,他反复强调,会所仍在继续营业中,“过几天就开”,被问及拖欠员工工资和会员要求退款等问题,其没有回应。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邓刚律师表示,消费者充值消费,与健身房之间形成合同关系。健身房应当履行自己的义务,提供约定的服务。

如果健身房无法正常履行合同,或者消费者认为健身房存在违约行为或合同期满仍未消费完余额、不再要求健身房提供服务的,对于消费者支付了对价购买的部分,可以要求健身房退还未消费部分的款项。若健身房不愿意退款的,可以通过向法院起诉等民事诉讼途径,按合同约定和相关法律规定追讨未消费余款。

对于没有签署劳动合同的员工,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拖欠的工资,并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承担未签署书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劳动者可以就此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或者提起劳动仲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