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改行当月嫂,她想对遭遇就业困惑的年轻人说……

 行业动态     |      2020-04-30 09:39

1988年出生的王玉兰研究生毕业后在青岛当中学语文老师,为了买房,她辞职当了月嫂。月收入是原来的4倍,一年还清了向亲友们借的购房首付款,母亲不再念叨“你为什么辞掉铁饭碗”,但身边的亲戚、同学依旧无法理解她的选择。为了更好的发展,她到了上海,现在是鲸致生活的一名家政阿姨赋能培训老师。

与在家乡不同,到了上海的王玉兰终于发现了“同类”。黄海庆是一位上海“80后”,曾在五星级饭店当厨师,如今通过让阿姨接触高级食材获得更高收入;“95后”河南女孩王俊梅只上过初中,但因为保洁业务过硬,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从保洁员、保洁师傅到管理站长的晋升;王玉兰当天培训的10名阿姨中有一位“95后”大专生,她上网时被招聘信息中的晋升机制打动,立即瞒着家人报名了培训班……

“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清楚要往哪里发展,如果未来每一位参加完赋能培训的阿姨都能因为技能的提升获得与之匹配的收入,家政就真正规范了。”因为目标明确,王玉兰没那么在意不理解的目光,但会更加体谅和珍惜每一个踏足家政行业的从业者。在她看来,尤其是年轻人,在跨出这一步的时候,都做了一些“对抗”,而这也是整个行业需要面对的社会认知。

“当你进入卧室看到床上凌乱的被子时,你要怎么做?记住,先询问客户是否介意你触碰他的贴身物品,这决定了你做保洁工作时是否要整理床上用品和衣物。”“擦拭床靠背时,要先看清楚材质,皮质、布料和木料要用不同的抹布,不同的木质决定了你是否能用含水分的抹布接触表面……”4月22日上午10时半,家政服务员赋能培训老师王玉兰正在给这一期受训的10位阿姨上实操场景课。

按照公司规定,每位进入鲸致生活的阿姨,不管以前是否有从业经验,都要接受三天培训以达到保洁工作的标准化操作要求,课程内容包括第一天的理论学习和基本手法,第二天的实操场景培训以及第三天的时间把控训练。

当天早上的课本该在中午12时结束,但王玉兰一口气讲到12时半,这颇有点她以前当班主任的风格。“每一期学生不一样,每位学生特点不一样,每堂课都有需要强调巩固的知识点。”在王老师眼中,学生都有相通之处,老师要做的是发现他们接受程度上的差异,尽量让每个人都跟得上。

不同的装修风格需要不一样的打扫,每单的标准时长为3小时,如何把控时间,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呈现可视化亮点,王老师都要“想方设法”在每位学生的心里刻下一个标准流程,以不变应万变。三天的培训课,阿姨们总是听得津津有味,每天中午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段内,勤奋的阿姨依旧在加紧练习,为最终的考核做准备。对于从未从事过家政服务的人而言,很容易因为过于紧张而无法通过。所以每一天,王老师的本子上都会有一张详细的记录表格,细致地罗列不同阿姨可能面临的问题。有的是某个具体手势要纠正,有的是容易情绪紧张需要多加练习,有的是需要鼓励让其提升自信。“虽然最后一天才考试,但每天都要考核,补上薄弱环节。”

接触的阿姨越多,王玉兰越觉得需要有学过教育心理学的人给她们做培训赋能。“这样的老师能更加掌握每位阿姨的特点,通过细化培训内容,厘清个体问题,实现能力的提升,从而让整个行业有更好的发展。”王玉兰觉得,现在的家政服务,客户依旧认为自己购买的是阿姨的时间,但行业发展的方向,应该让每位阿姨成为专业人士,并通过入户服务表现出的专业度赢得认可和尊重,进而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

“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家庭主妇在家打扫卫生,大多没有得到过家人的肯定,在家庭中的主导权比较弱,但当她接受了培训,在市场上获得过七八千元的月收入后,她再回到家里做家务,她的家庭地位,家人对她做家务的认识,就都不一样了。”在王老师看来,帮助女性正视自己的价值也非常有意义。

王玉兰研究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中学语文老师,辞职源于买房。工作第二年,看到家附近造了新房,想到很快要通地铁,她央求父母向亲戚筹借了20多万元购房首付款。彼时,她的月薪是4000多元。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青岛的月嫂价格基本和大城市持平”,她决定辞职。因为是研究生,她可以直接报考高级育婴师;因为是教育硕士,她成为被争抢的金牌月嫂,且一年中没有一单低于15000元。

但身边的人大多不解,母亲经常在她耳边念叨“书都白读了”,亲戚、同学总问“为什么要抛弃铁饭碗”。“我考虑问题比较直接,我觉得每个人的就业观念都要从自己出发,当时的我最需要的就是一份强有力的经济收入。”王玉兰当月嫂是真正的金牌月嫂,全年都被订满了,在两次上户间的等待间隙,还会有单独的母婴项目找到她。“催乳2个小时,也会有四五百元的收入。”

市场上证明了中产家庭对专业月嫂的需求,在还清了首付款后,王玉兰又开始搜索专业培训的机会。当时和她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国际母婴培训项目的人,不是国际幼儿园的老师,就是对教育非常重视的家庭主妇。学完后,她开始到上海从事家政培训的工作。“最近经常看到就业难的新闻,研究生目标月薪3000元,本科生愿意零工资试用,我有时候会想,应该让更多的毕业生看到这个行业,哪怕是当作积累人生阅历。”

事情也在发生变化,家政服务专业化的理念,开始让行业有了年轻化迹象。王玉兰的同事,给阿姨们担任烹饪培训老师的黄海庆是一名“80后”上海人,以前他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厨师,虽然他的选择让身边的朋友感到惊诧,但他自己却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温度的事情。

“每位背井离乡的阿姨都有自己的不容易,她们离开家人到上海来挣钱,是鼓足了勇气,但也很容易没有信心。”黄老师有段时间培训“鲸致家厨”,从有厨艺基础的阿姨中选出人员参与培训,上线了一款上户烧菜产品。课程安排是一天教20道菜,但阿姨们很愿意学,往往练到晚上10时多还不回家,有心的阿姨甚至回到宿舍还继续练,但临到上户还是会紧张。为了给阿姨们壮胆,黄老师没少当“跟班”去到户上,“其实做菜已经没有问题了,主要就是帮助他们壮胆。”

参加过“鲸致家厨”培训的阿姨往往能匹配到工资更高的单子,因此黄老师继续设计了烹饪培训课程。尤其针对月嫂阿姨,和公司商量后还把冬虫夏草、燕窝等名贵食材的处理也放入到培训中。“花重金请月嫂的家庭经济条件都不错,那就需要阿姨有处理高档食材的能力。”这样的赋能课,对阿姨的改变很大,不少住家阿姨因为会烧好吃的地方菜拿到了高薪,在她们临上岗的时候,都会给黄老师发感谢信息,并希望能继续向他请教菜品。黄老师总是一口答应:什么时候都可以问。

学员阿姨也有年轻化的趋势。“95后”河南女孩王俊梅现在是保洁业务部门最年轻的站长,她于2018年8月20日参加了鲸致生活的保洁师培训,之后跟随老师上户,再独立上户。10天的时间,没有一单差评,综合回访评价和后台数据,她就成了可以带徒弟的“师傅”。又过了半年,“大数据”又给了她从“师傅”晋升为站长的机会,参加完公司的电脑培训,她成为一名专门负责考评家政员业务能力、关心家政员生活需求的管理人员。如今的她管了十几个社区站点。

这一写入公司招聘启事中的晋升机制,还在吸引更多人的到来。在王玉兰当天培训的10位阿姨中,有一位95后的小阿姨张慧敏。她是一名大专生,毕业后曾在安徽老家做过半年秘书,月薪3000多元,工作清闲,但不适应“办公室政治”。平时就喜欢居家整理的她,在上网看招聘信息时看到这个晋升体系就报名参加了培训,两天时间,她经常会把王老师讲的内容和自己的实际操作对照:“拿拖把的手势按照老师的示范稍作调整,发现做很久手也不酸了;一块抹布叠四层后,可以擦拭四次后再去清洗;进入一个房间,先做什么再做什么,有流程有口诀,那就不会有遗漏……”而她最看重的,还是晋升体系,这位95后直言,她就是奔着站长来的。

鲸致生活是一个瞄准中高端的互联网家政品牌,为阿姨们赋能的管理团队大多都是80后、90后,因为保洁阿姨们也有晋升通道,吸引了不少愿意从保洁员、家电深度清洁师干起的年轻人。

《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将于5月1日实施,社会对于家政立法的期待是让行业有更规范的发展,让老百姓能找到称心满意的家政服务。但行业要更规范,核心在于人,在于家政行业为社会提供专业化服务的同时也能获得尊重。

“很多年来,一提到家政行业就觉得低层的劳动,操作也不规范。作为一家提倡以互联网技术为家政赋能的企业,我们希望赋能劳动者,用大数据给家政服务员画像,为每一个家庭的需求画像,让专业的阿姨匹配到合适的雇主,让社会重新认识家政行业。”鲸致家政联合创始人王松青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当他决定投身家政时,他定下了一个宗旨,即要在工作中真正尊重劳动者,体谅他们的不容易。

为此,公司立了规矩,每到过年时,公司高层也都要体验上户作业,去年年底,王松青上户服务了6户家庭,带他的师傅是95后站长王俊梅。“每次3个小时的服务,既是体验基层工作的不容易,也是梳理检验我们的管理是否合理。”而这个体验,也是每一位办公室人员在职务晋升前必经的环节。因为体验实际上户,公司的纯管理岗都对阿姨们有发自内心的尊重。

“我们希望全社会都能理解尊重家政从业人员,什么是理解,怎么才能理解,那必须要有发自内心的感同身受,所以对劳动的尊重感首先要从家政公司内部建立起来。”在王松青的坚持下,公司网罗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也会想各种办法去实现公平。比如通过后台数据在优秀的保洁员中选出的“师傅”,既会和保洁员们分享上户得好评的经验,也会在家政员遇到困难时排忧解难,而“师傅”的付出也会得到回报,就是在自己的工作所得之外,还会得到所有在职徒弟总工资的1%作为补贴,由公司额外发放。王俊梅当“师傅”时,她20多个徒弟会让她在自己的保洁收入之外多拿到1000多元补贴。

“任何一家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人才,即将正式实施的《条例》也让我们看到了更多希望。”在王松青看来,《条例》中对于符合条件的家政服务员可以申请积分、可办理落户等规定,将对人们选择进入行业起到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