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清洁工很清苦

 行业动态     |      2020-04-20 09:05

1994年从县城调入市内工作后,一直住在单位大院里;单位院子在当地市级机关算是比较大了,占地面积约百亩;而且环境卫生、安全等方面都不错,住在这里感觉非常舒适。单位拥有如此优美环境,离不开清洁工的无私奉献。说实话,我还从没真正关注过单位清洁工,在最初的几年里,清洁工换得频繁,有些面孔还不熟悉就走人了;只有一个干得最长,从1998年到现在就一直在单位干着清洁工,住在单位一幢宿舍的地下式里。我只知道他姓周,通常称他周师傅。他在院内除了打扫卫生外,还负责给单位近三百户住户送液化气,每逢家里液化气烧完的时候,就拨他电话告诉他单元房号让送气上门,每送一瓶,由住户送2元钱搬运费。

在我的印象中,他每天将院内卫生搞两次,早上4点半开始扫地,到7点半才能扫完;下午四点开始到七点左右才能扫完,院内终始保持干净整洁。有时碰到他在院子里扫地,只见到他满头大汗、浑身衣服都湿透了,心里不免有些同情。但因为他不是单位正式员工,我也就没有去关心和了解过他,在院子的路上碰到也只是叫声周师傅,一笑而过。

9月30日,中秋节放假,我中午去一理发店理发(我自调入市内后就一直在那家理发店理发,店老板和员工与我都非常熟悉),刚走进店里,我就看到周师傅也坐在那里候着,我有些惊讶,心想他一个清洁工,收入不高;而且这里收费的水平不低,理发一次收费已经涨到了15元。他怎么会到这儿理发?我连忙主动向他打招呼:“周师傅,你也来理发对吧”。周师傅似乎猜出我心中的疑惑,主动与我聊了起来,他说他在这里理发已经10多年了,从当初的每次5元、到后来的每次6元、再到后来每次8元、10元,直到现在每次15元,他说他仅从理发就感受到了物价上涨幅度之快。于是我接着问他的家庭情况,问他为何干着收入不高的清洁工,不到外面打工多挣些钱。周师傅回答说:“我家在一个县的偏远农村,离县城100多公里,那里田少人多,家里种几亩田根本养不活人;我只读了小学毕业,没有什么技能,到外面打工也是卖苦力;有一年到外打工,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挑砖,累死累活,一个月才一千多元,而且老板发工资不及时,还经常拖欠;加之建筑工存在安全隐患,后来就不干了。”周师傅接着又对我说:“我来这里干清洁工也是出于无奈,我有两个小孩,当时都在读小学和初中,要钱花,家里种田无法供她们读书;所以托着关系才来到这里,这一干就是15年了”。我问他是不是很累,他回答说:“我是个农村人,有体力,一天扫两次地也才五、六个小时,根本不觉得累;关键是收入太低,现在物价涨得这么快,一个月只有1450元工资;原来帮每家每户送液化气,两三百户一年还有额外收入五、六千元;现在市内全部天然气到家,液化气这项收入也没了,就靠这点死工资,小孩虽然都已经成家了,但老婆没工资,两个人在城里生活,有点入不敷出了;如果碰到感冒发烧什么的,就感到相当拮据。我有时白天没事的时候,就到外面捡点破烂弥补生活支出。”我问他今后作何打算,周师傅回答说:“我今年已五十岁了,打算干完今年就要回老家种地养老去了;在这里没有归宿感,干得再好也没用,农民工难有出路,在城里低人一等;单位原来与我签合同是五年一定,现在改成了一年一签,单位担心签的时间长了,怕我到时给单位添麻烦。”

聊到这里,我心凄然,为周师傅鸣不平;正要准备聊其他问题时;有位理发师让周师傅去理发,他让我先理,说他每次要让老板亲自给他理;于是我理发去了,我们的谈话也终止了。我理完发,他还没理完,我付费的时候就一起给他付了,他说什么也不让我给。最后没办法,我对他说:“下次我们一起来,你给我付就行了”。他回答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我一定请你!”。付过钱,我有事就先离开了理发店,但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像周师傅这样的农民工,他们来自农村,由于缺少文化和技能,委身城市机关单位当清洁工,他们拿着低廉的薪水、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默默地忍受着社会歧视;他们像拧紧的发条,一年365天,不管春夏秋冬,从不停歇。因为有了他们,城市机关单位变得靓丽,令人舒适;但我们城市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以改善他们的生存现状和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并求得他们心灵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