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打!保姆否认打孩子还提出调解求和,母亲愤怒拒绝希望重判

 行业动态     |      2020-04-10 10:37

新北市一名郑姓女子,气不过儿子遭保母施虐,向对方提告,没想到保母否认动手,却罕见地先提出调解!男童母亲表示,托给蔡姓保母照顾后,小孩常有不明瘀青,搜证向社会局通报,保母也被撤销执照,只是提告后,对方也没有道歉,反而申请调解,怀疑是想息事宁人。

男童母亲vs.遭控保姆:「为什么打他,我没有打啊。」男童母亲vs.遭控保姆:「我只问你有没有打他,我没有打,那我只是要挖他嘴巴。」母亲激动怒斥,希望保姆能给个交代,不过她连连说自己没有打,双方在调解委员会当中,要把事情说清楚。

遭控保母之律师vs.男童母亲:「我们想要展现我们的诚意,因为之前联络都中间有透过一个中间人,双方表达的意见可能会被中间的人,不知道。」会议中说是要展现诚意,当面沟通,碍于过去都有中间人,担心双方资讯落差,造成误会。

男童妈妈:「她有一天传讯息给我说,她要上很重要的课,什么学费很贵很贵又很贵,然后所以说,她可以晚一点去参加调解。」为了有证据提告,男童母亲在家中装设监视器,但拍下的画面,幕幕都让她心痛,像是这个动作,蔡姓保母转身手上拿着东西,却往孩子头上挥下去,男童懵懵懂懂,不断摸着自己的头,保母否认自己动手,但搜集影片后,男童妈妈提告伤害,却在没多久,收到对方申请的调解通知,怀疑难道是想和解吗?

男童妈妈:「我真心的希望如果去上了法院,法院能够判她重一点,因为她完全没有悔意,她完全没有悔意,她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对不起,没有一句我做错了,从来没有,她一直告诉我,她没有打我的小孩,那影片是假的是我捏造的吗?」

男童母亲想不透,既然都说没动手,怎么会申请调解沟通,毕竟都已经循法律途径,正式提告,但面对疑问。

遭控保母之律师:「一切都等到法律程序再来处理。」2月15日,蔡姓保母戴口罩、帽子离开调解会,不愿多谈仅由律师回答,只是妈妈搜证这么多影片,每看一次就难过一回,毕竟用心挑选保母,想给孩子快乐童年,却演变成这种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