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界的“大众点评”上线了,找保姆再也不用碰运气了?

 行业动态     |      2020-03-18 15:40

民情观察室记者从市家政服务业协会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家政服务业协会联合市商委已经搭建推出了家政诚信平台,目前已进入试运行阶段。

朝晖家政市场的三楼大厅内,来找保姆的东家,等着应聘的保姆都不少。其中有位东家告诉记者,因为之前找的育儿嫂素质不高,现在她也不敢要阿姨带孩子了,这次来找个家政阿姨只求能做做家务事就行。

在现场,不少东家告诉记者,现在想要找一个好阿姨纯靠碰运气,运气不好三天两头换保姆实在太痛苦了。而这样的安全感缺失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雇主对家政服务人员背景的了解实在有限,只能依靠朋友或者中介推荐。

一位市民告诉民情观察室记者,现在上网购物、吃个饭、打个车都能在开放的平台上看到用户评价,为什么保姆市场,就没有一个透明公开的评价体系。

不过,即便东家对保姆的担忧重重,但民情观察室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失衡的供求关系,使家政行业的薪酬水平在大幅攀升。最常见的住家型阿姨,育儿嫂的价格现在在5000-5500元,老人陪护的保姆价格在3000-4000元,普遍都比去年同期上涨500到1000元。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家政行业中希望分得一杯羹。这也让消费者感叹,这下挑保姆,更加云里雾里了!

一位业内人士也向民情观察室记者透露,在供需关系失调的情况下,为了拿下这笔生意,打肿脸充胖子的阿姨也不在少数,这也给家政市场带来不少危机,对此,中介也只能私下对各个阿姨暗中观察,累积经验,但对于从未接触过的阿姨,公司也只能够凭借经验来判断。

家政业经营者卓琳告诉民情观察室记者,刚从老家或者其他地方过来的新阿姨,除了身份证、健康证信息,他们掌握的情况不多,推荐时也不好说太多,如果能有家政服务人员信用平台,对于他们中介来说就等于有了一个互通有无的途径。

世纪母婴是杭州家政行业内较早成立自己内部评价体系的家政中介机构。企业通过将保姆个人化特色信息公布在公众号或网站上,并留有每一条阿姨过去的服务记录以及东家真实评价,尝试破解消费者在选择时“信息不透明”和“方便性”的难题。

三替集团也是行业内较早成立自己的内部评价体系的家政中介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还专门安排私人顾问,为高端保姆和雇主搭建一对一监管“桥梁”。

民情观察室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企业型中介中,几乎每家都有建立对阿姨的评价体系,但是由于行业竞争等诸多原因,彼此之间的信息都无法进行共享。

世纪母婴办公室主任赵丽丽告诉民情观察室记者,无论中介公司建立了多完善的内部评价体系,毕竟是封闭的,有“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之嫌,作为企业方他认为,如果政府能够牵头建立一个完善的保姆评价体系平台,将更利于行业发展。

民情观察室记者也从市家政服务业协会了解到,这一块,杭州还是想得比较早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家政服务业协会联合市商委已经搭建了推出了家政诚信平台,目前已进入试运行阶段。

叶秘书长介绍,通过平台系统,为每个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建立完善的信用档案,家政服务人员的个人信息,信用等级、之前的从业情况、历任雇主评价等可以清清楚楚展现。同时,出现虐待、打骂、偷窃等不良行为时,雇主在掌握证据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向平台系统提出取消该人员永久从业资格的申请,平台经审核属实后应予以执行。将来,在平台上录入材料并备案将成为从业人员想要进入家政行业的第一步。

至于这个即将推出的平台,对中小企业是否能达到行业协会所制定的标准和要求,比如对于虚假信息如何验证,叶秘书长也表示,一方面他们会加强与各种小企业的沟通并严格审核上报数据,另一方面通过平台的有效推动,也会引导消费者通过政府平台挑选家政服务人员将大大降低落坑风险,从而达到市场自然淘汰机制。同时,还会购买保险进行兜底。

民情观察室记者也了解到,近期《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关于建立家政服务行业信用体系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出台,也给平台规范提供了有力保障。根据该指导意见,平台信息将与公安机关盗窃、赌博和部分刑事犯罪记录进行比对,与吸毒人员、精神病患者数据库进行比对,并将比对结果反馈至各地平台,再由平台反馈至家政服务企业。世纪母婴办公室主任表示,通过该平台与警方的合作,联网公安系统,对入职保姆登记身份证并上报备案,将对整个行业有很大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