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莫焕晶一审被判死刑!

 公司新闻     |      2020-12-20 00:02

“杭州保姆纵火案”今早9:30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一审被判死刑。

去年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浙江杭州蓝色钱江小区发生纵火案,造成4人死亡,纵火者为该户保姆莫焕晶。2018年2月1日,杭州中院一审开庭审理了本案。

2月1日上午9点,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院第二法庭继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案。在那场火灾中,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及他们的三名儿女均遇难。去年12月21日,该院曾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后因被告人辩护律师党琳山以异地管辖异议为由擅自退庭,庭审被迫中断。时隔一个多月,杭州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分上午、下午和晚上三个阶段,共历时11小时17分。这一次,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案件管辖、公开庭审方式等均无异议。

庭审上午9点正式开始,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莫焕晶因长期沉迷赌博而身负高额债务。

2016年9月,莫焕晶经中介应聘到林生斌家做住家保姆。2017年3月至6月间,莫焕晶多次窃取林家的金器、手表等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至案发时,尚有评估价值19万余元的物品未赎回。莫焕晶还编造买房等虚假理由向朱小贞借款11.4万元。上述款项全部被其用于赌博挥霍。6月21日晚,莫焕晶又用手机上网赌博,输光包括当晚用被害人家中一块手表典当所得款项在内的6万余元。为继续筹措赌资,莫焕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被害人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6月22日凌晨5时许,经事先通过手机上网查询与放火有关的关键词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品,火势迅速蔓延导致屋内的朱小贞及三名子女困在火场中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火灾还造成该室及邻近房屋部分设施损毁,损失价值257万余元。火灾发生后,莫焕晶从室内逃至公寓楼下,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另莫焕晶于2015年7月至2016年2月,在绍兴市、上海市等地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在三名雇主家均曾实施盗窃行为,均被雇主发现,退还相关财物后被辞退。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莫焕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放火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检方指控,莫焕晶辩称:“我不想烧死他们,我下楼叫保安,我没有逃离现场,保安不让我再上来。”

公诉人在举证环节,出具了报警群众、参与灭火救援的物业和消防等人员、急救医生、邻居及被害人亲属等证人的证言;接警单、急救病历、现场报警器记录、网络赌博记录等书证,及火灾现场调查报告、火灾扑救情况、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法庭科学DNA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电子物证检验报告等鉴定意见,现场监控录像等证据。

对此,被害人诉讼代理人提出,消防员的证言未反映出第一时间的救火情况,部分物业人员的证言真实性存疑,物业消防设施及管理存在问题。

莫焕晶本人则表示,自己有配合救援行为,曾告诉消防员火灾地点并提供房卡。其辩护人称,水桶、榔头等物证,能印证莫焕晶有救火行为。

因联合调查结论涉及较多消防专业性问题,法院依职权通知公安部灭火专家等两名有消防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作证,各方就火灾扑救、火场救援及消防设施中的专业性问题进行了发问。消防专家一一作答。

当听到其中一个孩子在送医途中经抢救一度恢复过生命体征的时候,林生斌突然咆哮,将诉讼代理人的保温杯掷向莫焕晶,砸中一名法警的面部,且不听制止。随后,林生斌被带出法庭。

119接警台提供的证据显示,最先报警的是胡顺伟,时间为5点04分。随后,房屋女主人朱小贞报警,5时10分莫焕晶报警。

据了解,胡顺伟是钱塘江渔民,6月22日驾船时看到“蓝色钱江公寓”临江一处房屋冒浓烟,随即报警。

莫焕晶称,朱小贞发现火情后叫“阿晶,快报警”,但她并未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去清理保姆房出口处的杂物。

前一段时间小区保安说这里是消防通道,为了让救援人员顺利进入,就把杂物清理一下,然后去后楼梯按报警器,发现没反应,就打了报警电话,再去保姆房后的楼梯喊救命。从楼上下来一名保安,从保姆房进去后称烟太大又退出来了。

莫焕晶在庭上称,她让保安带她去前门救人,保安却把她带下了楼,后来看到消防人员来了。

浙江省消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公安部灭火救援专家以专家身份出庭作证。一名专家称,“大部分起火,都是由烟引发窒息而死亡的。在一般的火场,着火6至8分钟内,如果没有被救援出来的话,人就非常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各方发言后,审判长归纳了庭审争议焦点。各方诉讼参与人主要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及设施维护、消防救援及管理是否存在不足,能否减轻莫焕晶的罪责;莫焕晶是否存在法定、酌定的量刑情节,能否据此减轻其罪责等问题,充分阐明了各自的观点。

法庭辩论结束后,莫焕晶向法庭作了最后陈述,表示自己没有伤害被害人的故意,但由于其行为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给社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对被害人一家深深地道歉;其长期沉迷于赌博,犯下不可饶恕之罪,表示认罪悔罪,希望法庭给其公正的裁决;其劝告大家引以为戒,不要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