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广州地下菲佣揭秘

 公司新闻     |      2020-06-10 14:43

记者从今年8月前就开始注意到,在广州,有非常多的网站甚至是宣传单张,在推介“世界最专业的保姆”——菲佣服务。

那么,广州地下菲佣中介是如何成功地将这些“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菲佣输入市场,并且巧妙躲过警方耳目大肆进行市场宣传与操作?

对于付出不菲费用的雇主来说,将菲佣带入家庭,又将可能面对怎样的质量和安全的双重风险?

通过多次暗访,记者终于初步揭开地下菲佣的“神秘面纱”,一步步解决了以上的诸多疑问。

今年8月份,由于签证发放收紧,菲佣被挡在国门之外,广州地下菲佣市场冷冷清清。如今,地下菲佣中介公司如雨后春笋般,通过网页、传单、牛皮癣等各种方式频繁亮相;这个地下非法市场再一次悄悄地火热起来,蠢蠢欲动。

10月中旬的一天,经过近一个月的电话预约、排队等候,记者以雇主身份,来到菲尔惠菲佣服务中心,一探广州地下菲佣中介操作黑幕。

约见过程颇具“黑道”色彩———记者问:“ 你们的公司到底在哪里?”工作人员张小姐说:“你不要问了,你现在到环市东路怡东大厦,我们会有人带你上来。”半个小时后,记者追问:“我们已经到了怡东大厦,你们的人在哪里?”张小姐答:“噢,这样啊。你们直接到怡东大厦802办公室吧。”原来,张小姐是在试探我们是否真的想来面试“菲佣”。

一走进约定地点,却不见“菲尔惠”的字眼,“羚鹿涂料公司”的金色招牌赫然出现在记者眼前。就在记者疑惑之际,自称“菲尔惠”工作人员的张小姐迎出门来,将记者带进房内,一名身高不及155厘米、皮肤黝黑的菲佣正紧张地等待我们面试。

随后,自称“菲尔惠”负责人的沈先生加入我们的谈话。他解释,“羚鹿涂料公司”是朋友的公司,自己的家政中心正在装修,不方便待客。

坐在记者对面的菲佣叫EUNIE,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她拿出了自己的护照,上面显示她今年27岁。EUNIE对记者说,在来广州之前,EUNIE曾在菲律宾教过一年的小学英语,随后到阿拉伯一家富商家里从事家政服务;后来,EUNIE听说广州薪水高、消费相对较低,通过菲尔惠在菲律宾的联络点,辗转来到广州。

EUNIE介绍,自己是从今年9月份随菲尔惠在菲工作人员从澳门安检过关,持的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公司张小姐表示,EUNIE之后的签证将由雇主和菲佣协商解决,即菲佣每月必须经珠海到澳门办理签证;签证费由菲佣和雇主平摊。

听到记者抱怨一月一签太麻烦,沈先生补充,中介公司也可以帮助雇主为菲佣办到一次性六个月的商务签证,这种签证主要是发给应邀来中国访问、考察、讲学、经商、进行科技文化交流及短期进修、实习等活动的人员。

沈先生还说,菲佣的雇主除了月工资,还要一次性支付中介公司包括签证费、体检费、培训费、中介费等在内的费用5500元。记者估算了一下,按照普通菲佣每月工资3200—3500元算,一年下来, 雇主至少需支付各项费用50000元左右。这个数目,是请一个普通保姆所需花费的5—6倍。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