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母子确诊,整栋楼被封锁,90后小伙成了90户人家的“保姆”

 公司新闻     |      2020-04-18 11:09

4月8日,武汉解封,标志中国内抗疫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然而我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特别是境外输入的防控。目前,在各地的一些集中隔离点,防疫人员依然在坚守。今天小编跟你讲述合肥的一个90后志愿者的故事,尽管目前他已经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他的行为依然值得人们尊重。图为我一人坐在大厅里,显得很孤单。

时间回到一个多月前,一阵寒潮由北向南席卷安徽,大风带着降雪,气温陡降十几度,让原本进入春天的合肥充满着丝丝寒意。在合肥北二环附近的园上园小区公寓里,大门紧闭,室内保安坐在大厅里烤着取暖器,一边上楼的门厅前的大门用一把铁锁锁着,门外社居委的四名工作人员戴着口罩守着,门内,我穿着穿防护服坐在凳子上刷着手机。一场疫情,让这栋楼的门内门外成为两个世界。图为我在接受社区工作人员的消毒。

我叫孙诚,今年28岁,在这栋楼里已经守了10天时间。15楼、17楼、20楼、24楼、6楼……就在刚刚,我推着一辆超市用的小推车,载着居民用自购的生活用品,在电梯里上上下下跑了七八趟,这会儿才得以坐下来,刷一刷这栋楼的业主群,看看居民可有什么新的要求。图为我在戴口罩。

从2月5日开始,为防止疫情蔓延,合肥迎来疫情以来最严厉的管控,所有住宅、小区、村庄实行封闭管理。原则上保留1个进出口,人员进出一律测温,外来人员和车辆一律严控,特殊情况由管理人员做好登记备案。无物管小区由所属社区(村)安排专人负责封闭式管理工作。图为社居委主任陈凤云守在门外,我则在门内。

此外,小区和行政村岀现2例以上感染患者,经批准后实施全封闭管理,人员不得进出,由辖区政府负责做好救治防控和生活保障工作。对确诊病例家庭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进行医学观察,跟进做好心理疏导、生活保障和救治防控。图为我所住的园上园公寓,总共有235户。

我们小区园上园属于后者。2月5日,我所在的城市发布通报,我们小区45岁的女子陈某某,在1月22日、24日与亲友聚餐,1月28日出现发热、头痛症状,1月31日就诊于合肥市二院,2月4日被确诊。她18岁的儿子钟某某,因为与母亲有接触史,1月29日出现干咳、鼻塞症状,2月3日就诊于合肥市二院,2月4日确诊。图为当时被确诊住户大门紧闭,母子身体状况经过治疗恢复良好,不久就出院了。

一栋楼确诊两例患者,按照规定,整栋楼从2月5日开始被封闭起来,公寓楼前设24小时值班点,禁止人员进出,每日消毒三次以上,居家隔离人员每日测量温度2次;同时,社居委与附近超市合作定点采购生活物资,为居民提供代购服务等。我作为楼里的住户之一,自然也被隔离。图为公寓门厅上插着一把大锁,从里面无法出来。

我们小区公寓楼总共24层235户,春节由于很多人返乡过年没能返程,楼里还有90户居民。据悉,我所在的园上园社区属当地勤劳社居委工作人员少,需要负责4个小区5778户居民的疫情防控和公寓楼的值班、消毒等工作。我们小区整栋楼被封闭,我们整栋楼的生活如何保障成了问题。图为社区主任陈凤云将物资送到门内,我负责逐层楼送。

我住在园上园的507,从事外贸行业,企业目前都没有上班,自己单身一人,闲着也是闲着。我在了解到自己这栋楼的实际情况后主动联系社居委,提出承担整个楼栋的所有住户的生活物资派送工作。当社居委工作人员问我在志愿服务期间是否需要帮助时,我只向他们提了一个要求:我可能没时间烧饭,只要提供一份盒饭就行。图为傍晚时分,陈凤云将亲戚送来的包子送给我分享。

从2月6日开始,每天早晨8点钟下楼、洗手、穿上防护服,开始在公寓楼的门厅里上班。为了方便90户居民沟通,社居委成立了公寓楼的便民服务群,我在群里的名字是“507孙诚”,那天开始,我成为整栋楼的“保姆”。图为有了推车后,我负担减轻了不少。

上午是我最忙碌的时候,要将一楼大厅里的粮米油、快递等物品登记,逐个搬运。穿着防护服很热,几趟后下来,我早已经是满头大汗。社居委工作人员看着我这么辛苦,就从超市租借一辆购物车给我使用,才让我有所缓解,就是这样,一天下来爬上爬下也有80多趟。图为我在给住户送买来的菜。

我的老家在安徽枞阳县农村,距离合肥也就100多公里的路程,哥哥也在合肥生活,已经成家立业,我自己学校毕业后也留在了合肥,从事皮革贸易,一年有十几万的收入。图为傍晚时分,我憋了一天后,躲到楼梯间抽了一根烟。

我在公寓里的家是租的房子只有一个房间和一个卫生间,面积只有30多平方。房子里摆设也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摆着电脑的写字桌,还有一个衣橱。我平时的生活就是单位、客户和宿舍三点一线,回到宿舍大多是看看书、上上网,至今还是单身一人。图为我在宿舍里上网。

不久前的这个春节,我也和所有在外闯荡的游子一样,回到农村老家和父母团聚,当时因为怕疫情封路,正月初三(1月27日)我就回到了合肥,没有想到不久自己的家被封闭管理。原本对今年,我还是蛮期待的:做好自己的工作,买房,找一个女朋友,没想到遇到这场疫情。图为夜晚,我躺在床上刷手机打发时间。

其实,我在公寓楼里每天主要工作只有四项:帮居民送生活用品和快递、消毒和送生活垃圾,每天还要协助社居委工作人员帮助居民两次测量体温。有人曾经问我,为什么别人都躲之不及,还选择当这栋楼的保姆时,我告诉他们,因为我单身,这个事情没事做闲着也是闲着,每个人都怕病毒、怕感染、怕死,我也怕。但我这么年轻,我不做谁来做?社居委工作人员也是人。图为早晨起来,我准备下楼。

我给居民送生活物资和快递的时候,最初他们都以为我是快递员,后来人们才知道我是507的住户。最开始给他们送东西,门就开一条缝,伸出一只手,后来门都打开了,每个人都会对我说声“谢谢”。其实,一个人守在大厅里还是蛮枯燥,就这么大一点空间,一个人呆上十多天,每天除了送货、消毒、送生活垃圾,就是刷手机。图为我将来的包裹单号拍下来发到群里。

那段时间,我每天早晨8点上班,穿上防护服,一直要到下午7点才能脱掉防护服回到宿舍,整整11个小时,为了不上或者少上厕所,我每天尽量少吃不喝水。图为傍晚,我上楼消毒,通道和电梯间是重点。

如今,我所在的城市早在3月上旬就已经清零,我们小区早已经打开大门,不久后,我也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但那14天的经历至今我都难以忘记,也特别珍贵。如今武汉也解封了,我要努力加油,买房、找个女朋友,这一年的愿望或许还能来得及实现。图为我在擦目镜,戴着口罩,目镜上总是起雾。(江雨 文/图)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