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用“假孝顺”满足自己,注意这几点,让父母感受晚年幸福

 常见问题     |      2020-04-23 11:01

“四世同堂”曾经是家族昌盛的美好追求,如今,几代“同堂”的矛盾,却成为经久不衰的社会话题。别说婆媳关系、空巢老人,就算与亲生父母同住,融洽相处也是一门学问。唠叨、节省、倔强、生活习惯等,几乎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处理不当,会像一颗恶性肿瘤,产生很多的并发症,直接危害到家庭幸福。

都说老小老小,“老人越老越像孩子,需要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在我的实践中,并非如此,孩子走过的年龄,我们都走过,很容易共情。但父母所经历的50岁、60岁、70岁,我们是未知的,这时的他们得不到我们共情,更得不到他们父母的共情,他们是内心孤独的弱势群体。

细想现实中,对父母之爱的表达,大都出现在媒体节目里,文学作品中,大都带着怀念、愧疚甚至悔恨。可不可以不要悔恨,不要愧疚,不要等到只能怀念?本文将结合我的亲身经历,分享与老人融洽相处的几招,我将从意义引导,心理疏导,如何沟通三方面展开:

“怕死、爱钱、没瞌睡”几乎是所有老人的特征,越老就越会这样。当他们开始守着电视接受各种养生教育;当他们为了省钱,自己治病而不肯去医院;当他们越起越早,不停的找家务事干。我深深地感受到他们对未知的无助,和对死亡的恐惧。

我妈有段时间总是头疼,我说去医院看看,可她死活不肯,说是家里有药先吃着。几天里,自己给自己猜着治,吃了各种药,仍不见有好转,最后还是去到医院,检查发现是免疫力下降导致的带状疱疹,因为拖得久,又产生了其他的并发症。

遇到这样的倔强事件,子女都会很生气,但一味地说教、讲道理是不管用的。老人的思维逻辑中,因为爱和恐惧,会延伸出很多我们不容易理解的行为。在妈妈的心里,经验自治,省钱、不给子女添麻烦;更重要的是,害怕去医院,得出什么不好的诊断。只有找到行为的发心才能去正确引导。从根源着手解决问题:

在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借着剧中的话题,我问爸妈“你们走了以后,我咋办?”,当时空气就凝固了,“死亡”这个话题,在家庭中大都是禁忌,因为会显得不孝顺,所以不会主动提起,但都会在心里担心,父母会,儿女也会。

父亲回答“那还能咋办,我们能做多少做多少,能省多少省多少”,充满了为爱的牺牲。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也并不让我觉得幸福。当全家人都恐惧离别,又都避而不谈时,为彼此着想的行为就会走形,会使得双方的爱滋生抱怨。

此刻,让父母不要为儿女操心,几乎是一句废话。想要让父母明白,爱惜自己而不要消耗自己。需要给这份爱指出使命感的方向,让他们找到积极生活、科学健康的意义。我告诉父母:

“没有你们,我还不行,所以一定要活久些”“老化是自然规律,我将来会,我的孩子也会”“不管你们多老,你们大我小,如何老去的经验,我只能跟你们学”“积极乐观肯定比消极应对活的长”听了我的真实感受,父母改变了许多。他们明白了,消极应对生活,会使我害怕;明白了自己是榜样;明白了人终究会走,但爱会传承。当父母知道自己仍被强烈的需要,能想到传承的意义,生活就有了方向和动力,每天的心情都会不一样。

隔辈亲是天伦之乐。爷爷奶奶们对孙子的态度,和对儿女是完全不一样的,孙子辈的话犹如“圣旨”,老人们大都会顺从。但孩子们并不一定能意识到老人在老去。对老人的关心,需要全家的共识,这也包括了孙子辈的孩子们。关于老去、关于失去、关于爱、关于人生的长短,需要父母去引导。

我家儿子已经16岁了,从小被爷爷奶奶宠大,对于老人的爱习以为常,但对老人的态度却常常不尽人意。我向儿子抛出了一个问题“你觉得爷爷奶奶能陪我们多久?”,儿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他说出希望爷爷奶奶能看到他的孩子时,我们达成了要特别关注、爱护老人的共识。

从那以后,爷爷奶奶稍微的一点不舒服,儿子就特别上心,平日里各种重活都不会让他们干,并且会对老人提出各种要求,也会尽量早睡不影响老人的休息。

如果说对于老人,子女的需要是积极的动力,那么孙子的“圣旨”则是快乐的翅膀。孙子提出的愿望是“圣旨”,更是爱的传承。老人们开心的同时,会更多地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和来自孙子的爱。

在很多家庭中,都有个误区,孝顺就是让老人啥事都不干。而事实上是,啥都不干,是老得最快,能量最低的状态。

在一次节目中,一位听友向樊登老师提问“父母不接受请钟点工,咋办?”,听众纠结于,不想让老人干家务,又不想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干家务上,请了钟点工,老人嫌浪费钱,坚决反对,因此而产生家庭矛盾。

樊登老师的回答非常值得思考,他主要提出了两点:1、为什么不让老人干家务?他不干家务干什么?看电视,打麻将,跳广场舞,从早到晚干这些,未必是健康的,也未必是每个老人喜欢的。每个人都有被需要的需要,老人更是这样,“觉得自己有用”,这对于老人很重要。2、干家务对于年轻人来说,未必是一件浪费时间或无用的事情。有一本书《扫除道》就是讲述干家务对于成长的重要意义。

与父母一起干家务,是最好的共情时光,向父母学习,可以使他们更多的感受到快乐。干家务是一种修炼与成长,本身就能产生快乐。父母是闲不住的,他们享受干活,但需要被提醒快乐。老年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引导他们感受到快乐,比让他们干什么重要。不要过多的干涉老人的习惯,他们不需要被教育,只需要陪伴着提醒快乐的存在。

茫然的苟活与积极的生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与其朋友圈各种“秀孝顺”,不如扎扎实实的走进老人的生活,与他们共同面对焦虑与害怕。当全家人都正视离去必将到来,珍惜当下的意义就变得无比温暖。

我们的父母很辛苦,因为他们对我们无私的爱与奉献。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不幸的,幸福感来自于对拥有的肯定。当父母机能老化、能力下降时,会很自然的将自己归为弱势群体。进入负能量的状态,而快乐不起来,我们需要时常提醒他们拥有的,赚到的,值得的事物。

我的父母是四零后,他们从小接受的文化教育是吃苦耐劳,是勤俭持家,是万事不求人。这样的理念并没有错,但也自然让他们用“苦”来定义自己的人生,看到我们休闲、享受生活,就会有一种不踏实感,甚至会有各种的担心。

常听到老人说“我们没有赶上好时代!”,“我们这代人命苦啊!”。用一种悲剧色彩定义自己的人生。而事实上,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的辛苦,彼此不能成为彼此,谁并不比谁轻松。重要的是盯着什么就感受什么,关注什么就有什么样的情绪,我们都需要有觉知幸福的能力,活了大半的父母,需要我们提醒那些属于他们的幸福:

曾经的梦想都实现了。他们是从贫困走向小康,经历科技进步最快,社会变化最大,生活方式变化最显著的一代人。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受过劳苦、挨过饥饿,经过彷徨、有过失望,做过美梦、有过理想。儿时有过”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三转一响、西装革履“的期盼,大了也享受过呼机、手机、电视、电脑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曾经的梦想都实现了,这是幸福的。想都不敢想的事经历了。几十年间,入地(地铁)上天(飞机),超越历代帝王;隐身(网络)亮相(视频),集结了千古神仙圣贤的智商!从当年骑着自行车出门的美感,到如今驾驶汽车,乘坐飞机出行的平常;从漂洋过海的环球旅行,到旷世飘渺的虚无网游。他们的人生经历仿佛跨越了几千年,生活品质超过了无数代。曾经古代帝王的梦想,从他们这代开始变为现实,这是幸福的。从小到老,见证祖国从弱到强。从童音朗朗到白发苍苍,从推铁环、跳皮筋到坐高铁游遍祖国秀美山川。他们没有经历兵荒马乱的战争、颠沛流离的逃亡、国破家亡的痛泣、妻离子散的悲伤。虽有辛劳,但生活无忧,聊微信、搞网购、打滴滴、玩团购,他们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各种便利。历史的长河中,避开了现实中最慌乱的时期,也不必经历互联网世界的慌乱未来,这是幸福的。他们是活的最值的一代。他们看过原始社会的痕迹,经历过封建社会的侵袭,干的是伟大的社会主义;他们出生在困难时期,成长在文革时期,学习在拨乱时期,工作在改革时期,养老在追梦时期。六七十岁,似乎经历了六七千年。他们的经历足够多元化,伴随着时代的传奇,这是幸福的。

当我把以上几点,跟父母分享时,他们频频点头,似乎恍然大悟,才意识到自己的一生是如此富有,拥有着任何一代都不能赶超的经历,见证了一个国家最伟大的历程,那种优越感油然而生,满脸洋溢着幸福。当父母的心被疏通,就不再将自己划定为“苦”的主角,人生也不可能以悲剧结尾。

父母唠叨是正常,我们觉得父母唠叨也是正常,关键点是“唠叨”的价值认知不同。父母需要通过表达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不让他们唠叨等于否定他们的价值,这是对他们心理很大的伤害。我们需要关注那些说对的话,及时反馈,让他们感受到被尊重。

老年人是很多骗子公司的对象,原因只有一个,那里有人愿意听他们说话,嘘寒问暖,倍感尊重。反观家庭中,我们时常嫌父母唠叨,经历了几十年的验证,其实父母很多话都是对的,只是在得不到回应时,会反复的说,而遭到嫌弃。

我的父亲2月退休,我的孩子3月出生,他离开朝九晚五的工作,就加入了带孙子的大军,虽说没有经历无事可做的空虚,但是再没有人会认真仔细的听他说话。随着孩子慢慢的长大,父亲的活动除了干家务,看电视,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我经常会听到他跟促销电话聊很久,这让我觉得父亲很孤独。

父亲年轻时,并不是爱社交的人,因此老年聚会也不多。我常希望他多出去聚聚会,母亲又担心他喝多了酒。于是,父亲就成了家里最唠叨的人,家中的一件小事,他会牵出一串事情;每次看新闻,他都会各种看不顺眼;说起往事,他就停不下来。曾经的我没少嫌弃这些唠叨,直到一位父亲离世的朋友跟我说“我好想念父亲的唠叨”。

我开始研究父亲的唠叨,去寻找唠叨背后的话。那里有担心、焦虑、害怕、孤独,希望被关注,害怕被认为没用,不愿被认为思维僵化,渴望得到认同......当发现这些,我开始尝试以下做法:

无知的请教。不管父母从事哪一行,他们的身上总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被请教,是老人最喜欢的事情,儿女主动做,父母快乐多。即使我们知道答案,也不妨听听他们的经验,总有意外的惊喜。当说话可以产生价值,没人喜欢无谓的唠叨。担当捧场王。当老爸发表高谈阔论时,抓住对的点,及时回应“老爸说的对!”“爸爸威武!”;当老妈因为家长里短生气时,不妨跟着她一起“骂街”,帮她说出心中所想。老人的重复,只是因为没有得到反馈,及时反馈,人人都需要,父母更需要。父母是最真诚的评论员。初入社会时,最讨厌父母泼的凉水,时过境迁,发现这世上最真诚、最善良的,对自己说实话的人只有父母。我们人生的每一步父母都看在眼里,他们的评价千金难得,敞开心扉,做好被泼凉水的准备,时不时的请父母评价下自己。让父母知道,在我们心理,他们的意见很重要。

比起逼着父母吃好的、穿好的、去世界各地旅游,将唠叨引向有意义的表达,更能让他们感受到被尊重的快乐。

孝顺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让自己心里舒服的“秀孝顺”不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可有可无的凑活过,不是陪伴;也许我们没法在年龄上寻找与父母的共情,但是我们可以从沟通、陪伴、请教、反馈中走进父母的心。

父母终将离别,不要在离别时才开始回应,不要等专家、著作来教育,更不要让父母活在我们内疚的回忆中。自己的父母,需要当仁不让的狠狠爱。

2019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25388万人,占总人口的18.1%。当这个数据超过10%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进入老龄化,在今后的三十年里,这个数据将不断攀升,预计2050年,将达到30%。老龄化社会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一是养老保障,二是心理健康。

在一项统计中,中国90%的老人选择居家养老,老人的心理健康,直接关系到家庭的幸福指数,甚至会影响几代人。而目前的社会现状是,媒体宣传,认知导向,辅导关怀等,并没有将“老年科学陪伴”放到重视的程度。

《孟子》有云“老吾老, 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 以及人之幼。”翻译为:从关心、孝敬自己的长辈,进而延伸到关心、孝敬别人家的长辈;从疼爱、照顾自己的孩子,进而延伸到疼爱、照顾他人家的孩子。

老龄化进程已成为我国要面对的事实。科学陪伴,已成为社会的重要话题,我们每个人都将老去,认知的传承,爱的传递要从我们这代做起。尽孝不能等,陪伴不能等,让我们像对孩子教育一样,重视起老人的陪伴,放下“孝顺”的名义,真真正正的走进父母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