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怕被人看不起到获得认可,高学历人才做月嫂,屈才了吗?

 常见问题     |      2020-04-11 10:32

某平台对广州79820名家政人员进行了一次背景调查,发现其中研究生有5人,本科生345人,占总人数0.4%,大专生和中专生3197人,占总人数4%,高中生9369人,占总人数11.8%,初中及以下66904人,占总人数83.8%。

从数据中,我们很好看出,本科及以上学历从事月嫂行业的人超过了三百。在刻板的印象中,我们一直觉得月嫂是个不需要太多技术含量了工作。而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高端人才,走上了月嫂的岗位。

月嫂行业的吸引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报酬。赶集网数据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无论是育婴师/保育员薪资较为稳定,月均收入在6000元以上,而月嫂因为服务对象特殊且工作技能要求更高,薪资基本在6500元以上,个别金牌月嫂薪资超万元。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促成如今月嫂市场的火爆。月嫂薪资也水涨船高,飙升至月入1.5万已司空见惯。比起在写字楼里熬夜加班赚上5、6千元,很多应届毕业生看好了做月嫂的薪酬待遇。纷纷加入到月嫂培训行列。而且这些大学生月嫂年轻、高文化,在大环境里十分吃香。

当时决定做月嫂的时候,也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担心做月嫂会被人看不起,也担心受不了累。除了丈夫,身边的朋友和家人都不支持,黄利娴还是顶着压力,去报名参加了月嫂培训班。2014年,黄利娴的职业月嫂生涯正式开始了。

刚开始,虽然会受到来自客户和家人的质疑,但好在,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大家对于月嫂的看法逐渐改变。

但是许多网友对于高学历人才做月嫂十分不解,培养一个大学生要多少成本,毕业之后做月嫂帮人带孩子,这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首先,月嫂这个职业并不是传统观念里的带带孩子那么简单。像会计一样,做月嫂也要一级一级的考证,获得相应的资质。同样具有挑战性。

陆步轩,高考文科状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骄子。毕业后的陆步轩经过无数次拒绝和心灰意冷,他最终选择当屠夫,卖猪肉。

卖猪肉不难,可把卖猪肉这件事做到“北大水准”不易。他从来不卖注水肉,一个档口他能卖出十二头猪。猪肉生意之外,他也笔耕不辍,还写了一本《屠夫看世界》。

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顾澄勇毕业之后放弃在大城市里做“体面”工作的机会,选择回乡养鸡卖鸡蛋。还因此被推荐为“中国农民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

另外,在某论坛也有人不断咨询跨专业考ACCA转行审计的问题。这位同学是复旦大一新生,专业社会学,想要考ACCA进普华永道,然后跳去投行。

北大学生卖肉、复旦学生卖蛋还是社会学学生进投行,有人说这是人才浪费,教育资源损失,但这都是十分正常的就业现象。职业不分“三六九等”不该将上好大学与做好工作划上了等号。我们从事工作,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一种生活方式,无论做什么职业,只要开心就是好。